2012年2月,韓先聰調離滁州時曾有很多群眾為其送行,此事至今仍有很大爭論。有幹部直言,送行的人大部分都是與其關係密切的房地產商花錢組織的民工,“感謝他為滁州做出的貢獻”。在滁州當地最火的論壇“滁州萬象”上,記者找到了韓先聰離開滁州時有人送行的照片。照片顯示,打著橫幅歡送韓先聰的人群中,的確有很多是戴著安全帽的民工。(7月19日《現代快報》)
  韓先聰是剛剛被中央免職的安徽省政協副主席,此前被中紀委通報接受調查。韓先聰在任職政協之前,曾先後擔任安慶和滁州兩地市委書記。
  和許多官員一樣,2008年2月,韓先聰從安慶市委書記任上調往滁州市委書記之後,仍舊祭起“大拆大建”的法寶,將市屬兩縣一區納入城區的“大滁城”建設,這個過程中,得利最多的毫無疑問是各路開發商,韓書記為此自然也結交了一批開發商朋友。這回韓先聰又是調往省城,擔任省政府秘書長,開發商們花錢組織個“萬民空巷送好官”的儀式,演一齣百姓難捨難離的好戲,也算是投桃報李,“吃水不忘挖井人”。
  當然,這出戲究竟是誰的創意,誰是導演,是不是韓書記的明示或暗示,也很難說。目下,很多官員作秀都堪稱影帝影后,這一齣是不是做給上峰看,期冀更上層樓,也不是沒有可能。事實是,11個月之後,韓從省政府秘書長位置上退居二線,如願登上了副省級的寶座。
  更有可能的是,開發商和韓先聰聯手做戲,掩蓋行賄受賄的事實。中紀委通報對韓先聰的用詞是:“涉嫌嚴重違紀違法”。凡用這8個字定性的省部級貪官,後來披露的調查結果,都會有“利用職權收受巨額賄賂”這一項,比“與他人通姦”還要多。由此可以斷定,韓先聰收受賄賂是鐵板釘釘的事。而有受賄者,必然有行賄者,開發商和韓先聰來這一齣,也可以視為另一層意義的攻守同盟。
 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,這出戲是做給韓的繼任者看的,以此暗示繼任者,好好和開發商合作,“大滁城”建設。合作的好,就有無限風光。事實上,比韓先聰晚8個月從省旅游局調往滁州擔任市長的江山,在2012年2月韓先聰調往省政府後,接任了韓的書記職位,繼續“大滁城”建設,而且加了“美好”二字。只不過,這個“美好大滁城”既沒有給韓先聰帶來“美好”,也沒有給江山帶來“美好”,今年4月,江山這個韓先聰的後任,趕到了韓先聰之前落馬了。這回,他沒有他的前任走的那麼風光,開發商再大膽,也不敢和帶走江山的省紀委作對,再不敢組織民工打著標語橫幅來歡送江書記了。
  資本勾結權力,啥樣的鬧劇都會“創作”出來,只是這一齣出鬧劇都有曲終人散的時候,韓先聰也不過就是鬧劇中一個丑角而已。
  文/江錫鈺  (原標題:韓書記告別滁州扮的是啥角?)
創作者介紹

2302

qmpetigct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